Besty

在我有生之日,做一个真诚的人,不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和执着,在有限的时空里,过无限广大的日子

「塞伍」起风了

*题目来自买辣椒也用卷的《起风了》




*很短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


  


  


   塞德,你说如果这是灵魂才能感受到的大风,我们该怎么办*


  


  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My   son!” 迪戈里先生的哀叹响彻操场,在他身边的奥利弗双眼无神的看着眼前这个,两个钟头以前还在和他闲聊的男朋友的尸体


  

  

  或许只是昏迷了呢,对,只是昏迷,哈利,哈利肯定知道


  

  

  “哈利,塞德他……”奥利弗用一种几近哀求的眼神看着他


  

  

  “学长,他,他中了不可饶恕咒…” 哈利很惭愧,也很自责,更有些愤怒,他不明白,伏地魔要自己就算了,为什么要伤害无辜。他知道,塞德里克学长在今年就要与奥利弗学长求婚了,在迷宫里的时候还在与自己说笑着谁会先拿到奖杯


  

  

  奥利弗没什么好说的了,毕竟不是哈利的错


  

  

  “伯父…您先起来吧,地下凉,塞德会心疼的”


  

  

  迪戈里先生站了起来,“奥利弗啊,拖累你了” 说完随即又哭了起来


  

  

  “怎么会呢,塞德…塞德他怎么会是累赘” 奥利弗尽量让自己振作起来, “您去礼堂里坐坐吧”


  

  

  “那,那塞德呢”


  

  

  “请您相信我,我会处理好的” 


  

  

  作为前魁地奇队长和学生会主席,办事效率和质量自然不用多说,何况还有教授们帮忙


  

  

  “谢谢您校长”  奥利弗鞠了一躬说   “是谢谢你了伍德,谢谢你的帮忙” “应该的”


  

  

  参加完葬礼,奥利弗正要往外走,邓布利多叫住了他


  

  

  “伍德,等等,这是对角巷送来的迪戈里先生的画像。我和所有人一致觉得该交由你”


  

  

  “再次谢谢您,塞德是赫奇帕奇的骄傲,当然也是我的骄傲,我觉得,他也会愿意死后的画像挂在霍格沃兹里,为那些迷茫的孩子排忧解难”      

“我将替那些孩子们谢谢你的这个决定”

“在这之前,我能先拿着这幅画像在外面聊聊吗”

“当然”


  

  

  他带着那幅画来到了黑湖边


  

  

  “塞德?塞德”  画像上的人穿着那极具有代表性的赫奇帕奇的魁地奇服,身边还有一把扫帚


  

  

  “奥利弗?”  “是,是我”


  

  

  画像里的男孩露出了标志性笑容


  

  

  “你听见我刚刚与邓布利多校长的谈话了吗”  “听见了,我为你骄傲奥利”  “你愿意吗”  “当然,能留在这儿让我看看那些永远年轻的后来者们怎么不好”   


  

  

  奥利弗不想再出声了,他觉得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也很好


  

  

  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,“奥利弗” 塞德里克发声了,“嗯”,“你恨我吗?” 他抬眼认真的盯着那个小人,“什么意思?”  “我就这样走了,并且以后不能常伴你身边,你恨我吗”  奥利弗不禁失笑,“说什么呢,你是我的骄傲,是整个霍格沃兹的骄傲,我爱你”


  

  

  两人又开始不说话


  

  

  “奥利弗,带我去魁地奇球场好吗”  “好啊”  奥利弗就是这样,他永远无法拒绝塞德里克的任何请求


  

  

  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,他带着塞德里克到了球场上


  

  

  “走到中间哪儿可以吗,在那儿坐坐”  奥利弗坐了下来,他觉得被什么硌得慌,起来一看,是一个盒子,盒子很精致,上面的花纹着实好看,打开一看,里面赫然躺着一颗戒指,戒指圈内小小的刻着“CDOW”


  

  

  “这个是?”   “我本来是打算在三强争霸后向你求婚,现在来看…这也算是吧”“……”“你愿意嫁给我吗”“傻瓜,我在心里早就嫁过你一次了”


  

  

  他带上了那枚戒指,把塞德里克的画像放在身边,随后他躺了下来,感受着自己为之疯狂了六年的魁地奇球场


  

  

  很大一阵风刮过


  

  

  “塞德”  “嗯?” “你感受到这风了吗” “我只是个画像,怎么感觉得到”


  

  

  “可如果这是灵魂才能感觉到的大风”,奥利弗顿了顿,“那我该怎么办”


  


  


  


  END


  


  


  


  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是我很早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,我把它改了一下,侵删

评论(8)

热度(71)
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